旅行家、调音师、摄影师,这些“高大上”的职业,一群盲人做到了

每个人都曾有环游世界的梦想,毕竟世界那么大。

曹晟康,一个酷爱冒险且无谓挑战的人,征服无数高山险阻,成为一名环球旅行家。这听起来像一碗“俗套的鸡汤”,但他其实是一位视障人士,也就是盲人。他是中国第一个盲人环球旅行家。

杨京燕,盲人钢琴调音师,把一架钢琴200多个弦轴,熟悉得了如指掌,哪怕一个“小音阶”的偏差,都逃不过她的“法”耳。盲人环球旅行家、调音师,这些“高大上”的职业,常人都不一定能做到,但一群视障人士,他们做到了。

曹晟康、杨京燕等人的故事,通过蔡聪与OPPO合作的一组摄影作品《身边了不起的盲人朋友们》而走红朋友圈,广为人知。这组作品还讲了盲人马拉松运动员、盲人化妆师肖佳等人的故事,但最令人惊叹的还是,蔡聪是一位“非视觉”摄影师,也就是“盲人”摄影师。盲人怎么能摄影呢?这很矛盾,但也打破了我们的偏见,一种对盲人群体的偏见。

蔡聪

蔡聪10岁时,因药物性青光眼而导致后天失明,视力不到0.01,只能看到微光。失明后,他靠“读题考试”,常拿班级第一,后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因为不甘“盲人只能成为按摩师”的命运,他选择孤身北漂。

当他的导盲棍第一次敲击在北京街头的地板上,他选择的这条路,如同眼前仅能看到的微弱光圈一样,充满了迷茫和未知。

蔡聪

那时,刚好一加一残障人士公益集团在招实习生,他因为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成为了广播主持人兼记者。如今,蔡聪已是一加一公益集团合伙人,公益基金会资助总监,同时还是一个非视觉摄影师。这条路他选对了,但意义远不止此。

成为非视觉摄影师的蔡聪,有了更多表达的空间。不仅创作了作品《身边了不起的盲人朋友们》,告诉我们视障人士与普通人一样,也可以成为摄影师,调音师,旅行家,打破了我们的偏见;而且还创作了《裂痕》等作品,并培训和鼓励视障人士进行摄影创作。

蔡聪作品《裂痕》

《裂痕》是蔡聪最喜欢的作品。平日里听到水杯“喀喀”响的时候,他没有在意,等到发现杯子裂痕的时候,已经彻底无法修补。那一刻他感触很深,就像他忽略了与家人的关系一样,当时特别惆怅。

《裂痕》充分表达了蔡聪的摄影主张:最好的作品往往是“让你感受到了摄影师在那一刻的感情”。这与OPPO对影像的理解:不仅是瞬时真实,更是拍摄者的自我表达,包含了当下拍摄者的意识、情绪和故事,某种程度上是契合的,可能也是他与OPPO合作的原因。这次蔡聪不仅使用OPPO Reno的镜头记录了身边了不起的盲人朋友们,还将参加在上海举办的OPPO影像创作大赛“SEE BEYOND影像展”,告诉人们如何创作非视觉摄影。

本次SEE BEYOND影像展不仅有音乐人张亚东、知名摄影师黎晓亮等专业人士,而且有像蔡聪、体育教师张内咸等“草根”。影像不只是专业人的领域,平凡人也能记录生活中每个珍贵的瞬间。

这样看来,OPPO影像创作大赛“SEE BEYOND影像展”,其实也是一个平凡人的专场摄影展。不仅有蔡聪专场,且创作者大多数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观众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影像背后丰富的故事。这也诠释了一直以来OPPO主张全民影像的理念,鼓励人人都可以是影像的创作者与表达者,创作属于自己的“视界之外”。

另外,OPPO还专门设立了沉浸式多媒体影展,带领观众从技术上突破观与赏的二维平面,多方探索影像背后的“视界之外”。

OPPO一直鼓励年轻人用影像进行自我表达,并提供好产品帮助大家更好地创作。无论是前不久结束的OPPO影像创作大赛,还是与“草根”蔡聪、张内咸合作,又或是开启线下影展等,都能看到OPPO对影像的探索和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