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新阁:小时候的“拉沿”

原标题:戴新阁:小时候的“拉沿”

那天,与一位在外地发展的朋友喝酒聊天,他经过多年打拼也算小有名气了。说到小时候挨饿受苦的事,他感慨地说:我还拉过“沿”呢!那口气似乎挺不一般。我听了哑然一笑,心想:青岛五十年代以前出生的男孩子有几个没拉过“沿”?

青岛是一座海滨丘陵城市,马路大都起伏不平,上坡下坡多,陡坡拉车格外出力,所以就出现了许多“拉沿”的孩子。上世纪六十年代,地板车是岛城最常见的一种运输工具,人们把拉地板车叫“拉大车”,帮拉大车的叫“拉沿”。地板车有车体、车轮两部分组成,车轮可以从车体上卸下来,那些拥有地板车、出力干活的人,拉完车后,会把轮子卸下来搬到雨淋不到的地方,按时擦拭,精心保养,那毕竟是一家老小吃饭的家什。

地板车负重一般都在六、七百斤以上,可推可拉,拉车人两手握着车把,斜肩挎着缰绳用力前行。爬坡时,拉车人弯腰弓背,车缰绳深深地勒在肩膀上,随着车子的蠕动,你会听到拉车人像老牛般粗重地喘息声。

我小时候住在台东延安二路临字号,左邻右舍,大都以干体力活谋生,其中就有不少拉地板车的。拉地板车是重体力活,所以拉车的人大都是体格健壮的中壮年汉子,浑身蛮力,吃饭大碗大盘,说话粗声粗气,我们这些捣蛋的小皮孩都知道“拉大车”的不好惹,因此,很少去招惹他们。当然,那时拉大车的也不都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为了生计,也有老人和妇女去拉车的,无非拉的少一点。我对门邻居家是南方人,男的在理发店干活,中年的妻子却拉地板车,我称她为“大婶”,看她那瘦弱的身子,拉起车来大步流星的样子,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人们都说南方妇女能干活,这话不假,你看南方妇女在稻田里干活,她们身后背袋背着幼小的孩子,挽着裤腿在泥塘里,不停地弯腰插秧,弱小的身子竟能忍受住超常的负重。

那时,我们小孩间有时吵架,说人家是“南方驴”,人家反唇相讥:“北方猪!"都是孩子斗嘴相互讥讽,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逐渐长大,细细品出个中的滋味,人家能吃苦耐劳,干活泼辣,生活拿得起,放得下,北方人有的则比较爱面子,再穷也不愿“掉价”,就说拉地板车这个活,北方的大婶没见过有去干的。

小时候,为了到地摊上看小人书、看电影。也去帮着拉过地板车,即“拉沿”挣钱,手里拿着根带钩的绳子,在上坡的路上,见到拉大车的人就说:“大爷,拉着吧?"人家抬起头来,打量你一下,看你个头不高,就说:“大爷不用拉!”,同意你拉就点点头,然后,把钩子挂在车把的铁环上,搭上肩膀,胳膊弯曲,套在绳子里,用力去拉,拉一趟“沿”一般挣2-5分钱。那时我只有十几岁,拉车特卖力,每次都汗流满面。拉了两天,挣得一角二分钱,肩膀磨肿了,晚上痛疼难挨,睡不着觉,此后再也没去。

七十年代初,地板车逐渐减少,拉地板车的人大都改成了开“吧嗒车”(带发动机的三轮车),跑起来“吧嗒吧嗒”地响,拉地板车的人鸟枪换炮,也神气了一阵子。后来出现了大头车,卡车、大货车,吧嗒车也随之被淘汰了。拉沿的孩子也就“失业了”。

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生活贫困的年代,但幼小的心灵却不乏精神上的追求,作为历史,它已经过去,作为一段经历,却印象至深。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