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学《论语》9.3子罕篇——麻冕,礼也

原标题:一起学《论语》9.3子罕篇——麻冕,礼也

一起学《论语》9.3

子罕篇——麻冕,礼也

原文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白话】

孔子说:“用麻作的冕,是符合礼的;现在戴丝作的冕,节省了人力,我顺从大家。臣拜君先在堂下而后升堂再拜,是符合礼的;现在升堂才拜,很骄慢。虽然有违于众,我还是先在堂下拜。”

【释词】

麻冕:缁布冠也。古制绩麻为冕,其工细,制作极费工夫,不节省人力,故贵。朱子:“以三十升布为之,升八十缕,则其经二千四百缕矣。细密难成,不如用丝之省约。”

《正义》:“麻者,枲麻,织其皮以为布,而冕用之,故曰‘麻冕’。《白虎通》:‘此三代宗庙之冠也。冕所以用麻为之者,女工之始,视不忘本也。’盖以木为幹,而用布衣之,上玄下朱,取天地之色

纯:丝也。

俭:节俭、省约。用丝虽不合礼,以其俭易,故孔子从之也。安国“丝易成,故从俭。”

拜下:臣先在堂下稽首拜君,然后升堂再拜。阎若璩:“古者,臣与君行礼,再拜稽首于堂下,君辞之,然后升堂,复再拜稽首,故曰‘升成拜’。”

泰:骄慢。钱穆:“后渐骄泰,即在堂上拜,不先拜于堂下。”李炳南:当时为人臣者的骄泰作风,孔子决不同流

从下:从于堂下拜之礼。《注疏》:“孔子以其骄泰则不孙,故违众而从下拜之礼也。下拜,礼之恭故也。

程子曰:君子处世,事之无害于义者,从俗可也害于义,则不可从也

《论语注疏》曰:此章作孔子从恭俭

蔡节曰:麻冕今用丝则圣人所以取其俭拜下今拜上则圣人所以恶其泰人之所为圣人或从之或违之亦曰酌夫礼之轻重而已

张栻曰:圣人于斯世岂有意于从违哉?皆道之所在焉耳。于其俭,则不嫌于从俗;于其泰,则不避于违众。圣人之意,盖可见矣。

钱穆曰:本章见礼俗随世而变,有可从,有不可从。孔子好古敏求,重在求其义,非一意遵古违今。此虽举其一端,然教俭戒骄,其意深微矣。

伊藤仁斋曰:此章门人记之,以明圣人处事之权衡也。盖麻冕从众而违礼也,拜下违众而从礼。其一从一违,皆道之所在,而圣人之行,变化无方,不拘一偏如此,学者所宜潜心也。

刘宗周曰:礼之大者在纲常名教其小者在制度文为子曰三代之礼相因而所损益可知也损益之礼与时宜之周衰文胜而靡矣救文之弊莫若忠故俭可从也纲常之礼万古不易失则僭僭则乱渐不可长故拜上不可从也圣人于时俗从违之际而所以教天下万世者至

陈祥道曰:先王制礼之设,为泰不为俭,为泰不为恭。用可以俭,虽礼有所不行行在乎恭,虽从有所不从。故众俭则从俭,众泰则从礼从众者,义也;从礼者,理也义者,礼之权;理者,礼之经。知礼之,则考之先王而不谬;知礼之,则推于当世而可行。三代之所以因革损益者,亦不过如此而已矣

刘宗周曰:人心之变侈则必泰其病受之风俗而世道随之(按:至为发人深思。夫子之论八佾、论三家以雍彻,其意在此乎?)春秋之时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其病皆从奢侈中来故奢则不孙圣人就礼之变处指点人心善反之机先从奢处救得一半却从不孙处横绝末流此圣人挽回春秋气化大作用也

《论语集解》《论语注疏》《论语集注》《论语全解》《癸巳论语解》《论语讲要》《论语新解》《论语集释》《论语集说》《论语学案》《论语古义》《论语正义》《白虎通》《四书释地又续》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