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素质教育真的就是一场空?提升自己给孩子榜样!

  前几日,各大媒体疯传一对19岁,名为冯亚晞、冯亚晗的漂亮双胞胎姐妹花。

  他们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学霸,反而他们从小调皮,不爱学习,初中时数学成绩都是班级倒数的,姐姐还曾考过17分超低的数学成绩。

  但八年级后,姐妹俩到美国求学,学业突飞猛进,分别拿到了牛津和剑桥的Offer。

  

  姐姐冯亚晞

  后经采访,姐姐亚晞说:

  我们的父母是非常开明的,对我们的教育都是放养式教育。

  父母从来没有要求我们上过任何补习班,对我们学业上的要求也只求问心无愧就好,所以考试无论考多糟,爸爸妈妈也不会责怪我们,反而会给我们很多得鼓励。

  别人寒假上课,我们寒假跟着妈妈环游世界,我和妹妹还精通:英语、西班牙语、法语、中文四种语言。

  我和妹妹数学成绩不好,妈妈还不鼓励我参加各类期中期末考试,怕跟其他同学比,伤我们自尊。虽然这样得家庭教育非常罕见,但培养了我们不会轻易受挫得性格和乐观得心态。

  相比较学习,爸妈更关心我们得运动。他们对我们得每天得运动非常严格,一放学就被拉出去跑步、网球、跆拳道等各种运动,2小时后才能回家写作业。

  相比较成绩,他们更在乎我们得身心健康,为人处世的生活态度。

  所以我们在一个充满尊重和爱的环境下长大的。

  妈妈如此不按“正常学霸套路”出牌,最后姐妹竟双双被名校录取,不禁让很多人感叹“别人家的孩子”。

  后来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姐妹俩八年级,就进入了美国的一家私立学校国际班,8万一年的学费,在校生只有132个,师生配比高达1:5。他们俩姐妹也就是在这所私人定制的学校里,成绩突飞猛进,提前毕业,游学欧洲。

  新闻全程并没有透露资产,保护了多少平常人的自尊心,看着如此高额的投入,令多少人瑟瑟发抖。很多人感慨:“有钱真好”,“成绩差了也能上名校”。但一个初中17分数学成绩,直至后来被牛津数学系录取,她所经历的质变和量变真的都是钱能解决的吗?

  

  看我们身边,富二代,有钱的人也不少吧,但最终有所成的又有多少呢?难道他们没有对孩子教育砸钱吗?

  所以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教育的成就者,不可否认有强大经济资源支撑,有一定的优先权,但是一味地强调阶层的固化,抱怨资源分配不公平的意义又何在呢?毕竟开挂的人生你无法选择,教育的投入又没有止境……

  大树老师在豆瓣上曾看到过一名哈佛博士的发帖《说实话,我很嫉妒那些勤奋的富二代们》,他在文章里写到很有趣的一段话:

  我最喜欢看各种富二代开着豪车出车祸或者无厘头坑爹炫富的新闻,心里想着只要他们还这么无知、幼稚地游戏人间,我悬得七上八下的那么多心就安了。

  你想想啊,这意味着这些笨蛋们要么被撞死了,要么蹲牢房了,要么撞树上蠢死了。

  反正给那些在穷困中挣扎的贫民们提供了向上流动的机会,当然了,不可能如此简单,但是,这些新闻仿佛给予了我们希望,让我窃喜。

  其实,这一切只是幻象,当我每日靠着品尝这些幻象才能活着,那么我离死去也就不远了。

  该博士文中还提到自己的表妹家境优越,父亲开着上市公司,丰厚的经济支持,使表妹可以无限制地扩展自己的爱好。而自己出身于湖南宁乡一个没水没电的村庄,父亲打渔母亲织网。由于缺乏医生,人们被蜘蛛咬伤后要用火烧的土法来解毒。

  但自己这个原生家庭助力为零的孩子,通过不断的阅读,不断靠书本吸取到大量知识,靠知识从乡村走到了城里,最终考上哈佛,真正地靠知识拉近了贫富地差距。

  现在的他站在演讲台上对于一次次”文化的冲击”应付自如,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种自信和修养。

  

  大树老师最后想说的是: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阶层固化也不是我们所能改变的,所以必须要认清事实,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孩子提供最好的。

  而不是一味地奉献,也不是抱着拔苗助长地心态,因为你们想要的结果也不是倾家荡产地买个学区房就能解决的。

  所以最好的选择不是去教育孩子,而是提升自己,如果自己都没有攀爬阶级的欲望和行动力,又怎么可以寄希望于一个孩子,盼他草鸡变凤凰,一个人改变一个家族的宿命呢?